• 惩罚与救赎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一部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外加一部《越狱》,基本上构筑了我们对外国监狱的所有幻想:潮湿的过道、封闭的房间、沉重的铁门,胖乎乎的狱警挥舞着电棍盛气凌人地走来走去……然而,当你参观完位于瑞士日内瓦郊区的沙多隆监狱后,这些印象就会被结结实实地颠覆。看一座建筑的卫生水平,一定要看它的厕所,而要看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,一定要看它的监狱。以管窥豹,具有文明和人性化管理水平、敢于对外界开放参观,以及对囚犯人权的保障,都会让你在沙多隆监狱找到比日内瓦湖区、阿尔卑斯山更加值得欣赏瑞士的理由。

      

      三重门内的法理与人情

      

      沙多隆监狱,于1977年从位于老城区的旧址迁到日内瓦城郊毗邻法国的郊区。监狱正门外的牌子上写着:联邦司法和警察部之沙多隆监狱。大门简洁低调。

      

      进入第一道大门,10米开外是第二重大门,这是在好莱坞监狱类型片中很常见的铁门。第三重门是电子安检,比机场更为严格。过了安检便进入了狱警办公的行政大楼,门厅中有沙发、茶几、自动饮水机,像一个简易咖啡馆。门厅过道还有两个漂亮的展品柜,陈列着与该监狱历史相关的收藏,活脱脱一个博物馆。

      

      狱长Danies先生,原为国际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。在这里,狱长是从社会公开招聘产生的。瑞士没有劳动教养,也没有看守所,凡是限制人身自由的地方,都称为监狱。瑞士共有约120所监狱,可容纳犯人6741名,在2006年就已爆出监狱满员的消息。

      

      Danies介绍,每个犯罪嫌疑人,警察可控制24小时,24小时过后,要么放人,要么就必须送往这样的监狱。“警察把犯罪嫌疑人送来,我们不能拒绝,经过法院审理、已判了刑的,因没有地方接收,我们送不走。所以,这所本来只有270个囚位的监狱,现在关押了440多人,几乎多出了一倍。”而监狱的主要职责之一是要帮助囚犯们更好地适应社会,而不是让他们在被送出监狱后无法生存。所以沙多隆监狱无家可归、无法送走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    

      人性化的设计令人叹服

      

      监狱的布局无疑是让大家好奇的。在Danies的带领下,我们参观了位于北楼的普通囚室、禁闭室、被罚禁闭犯人活动的空间,还有工作坊、律师接待室等。囚室看起来像一间简朴的酒店客房,放了一张上下双层床,床头有一张小小的多层书柜和储物柜;床对面的墙上悬挂着一台电视机;窗户宽大明亮,有一半的房间面朝法国,能看到田野风光;窗户旁有一张写字台,旁边的小冰箱储存了食物和饮料;囚室内还设有专用卫生间。最能反映沙多隆监狱的人性化和细心的地方在于靠床墙壁中央的“宣传窗”,这里专供张贴亲人的照片。

      

      沙多隆监狱是整个瑞士唯一一家囚室窗户上没有铁栏杆的监狱。这看起来像一场冒险,监狱在老市区时确实发生过犯人自杀和逃跑事件,但囚室仍然保留了这些“不安全”的设计,并且至今允许犯人保存皮带、刮胡刀等。“如果只考虑安全,我们可以把屋子造得更封闭一些,不提供任何生活设施,但这样有可能把每个囚徒都改造进疯人院。”Danies认为,比安全更重要的,是让被关押者过上基本正常的生活,“这样的冒险是值得的!”

      

      监狱人性化的地方还有很多,如公共设施的齐全。监狱给囚犯建立了两所医院,包括一所综合医院、一所精神病医院。需要就医的囚徒,小毛病就在小诊所里拿药,大毛病去综合医院的监室里接受治疗,精神病医院则专门用来关押精神病囚犯。

      

      室内体育馆、公共图书室等建筑呈十字形排开,如果忽略掉高高的院墙和苍灰的铁丝网,几乎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小型的环境优美的普通社区。律师接待室也让囚徒们感到放松,没有类似香港电影中看到的玻璃墙、通话耳机等隔离措施,被关押者和律师的会见不受限制,律师和他的委托人可以面对面地谈话,没有任何狱警陪同(当然,在监狱的监控中心,会有人密切注视着每一个角落)。

      

      这所监狱还有工作坊,提供了160个工作岗位,包括厨房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,澳门威尼斯,澳门威尼斯赌场 辅助工、洗衣工、清洁工、图书管理协助者、管道维修员、装订工等。

      

      没有肖申克,也没有迈克

      

      沙多隆监狱的工作人员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不穿制服的管理人员,如财务、技术;另一部分就是与被关押者直接打交道的狱警了。在监狱里,狱警没有什么武器可以使用,比如不可以使用手铐(据说整个监狱只有一副手铐)。监狱中有一套严格得近乎烦琐的针对狱警的检察机制,以保证每个狱警都不可以虐待囚徒,虐待囚徒的警察只有一个出路,那就是被解聘,还可能面临刑事处罚。我从美国电视剧《越狱》中感受到的对监狱和狱警的恶劣印象,在这里全都被颠覆了。

      

      衡量和考察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,最好的样本就是考察监狱囚犯的人权状况了。被关押者有和律师见面的自由,有向司法机关、人权组织和律师写信申诉的自由,即,被关押者向外写信一般要经过狱方检查,但写给相关司法部门的信件,狱方是不可以打开检查的。此外,由于日内瓦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部所在地,监狱还会时常接受国际人权组织的访问,并接受欧盟反酷刑专员的定期调查。

      

      “一个人权保障如此好的监狱,会不会起不到惩罚犯罪的作用,反而会造成很多人为了入狱而故意犯罪?”很多社会工作者会如此发问。这个问题显然超出了Danies的经验,他困惑地这样说:“没有惩罚犯罪?难道剥夺了一个人的自由,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吗?要知道,无论住在什么样的监狱中,都剥夺了对于一个生命来说最宝贵的东西,那就是自由啊。”

      

      监狱里关押的多是普通的犯人,没有几个能够是肖申克,更没有几个是迈克。他们没有强大的人格力量,而是像你我一样普通地活着。

      

      正如那句话所说的,“自然社会给一个获释者的压力,不亚于监狱施加给他的压力”。牧师说:“对于囚犯来说,真正的监狱是在他走出监狱的这一天才开始的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,澳门威尼斯,澳门威尼斯赌场 。”这便是我游览沙多隆监狱的最深感受。




    这是水淼·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8-10-19 13:21:45)

    上一篇:夜夜昙花流星雨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